關於部落格
  • 4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羅葳的丈夫在一次車禍中遇險,將一家公司以及半身不遂的婆婆留給了羅葳。婆婆的體重足足有80公斤。羅葳長得很單薄,每次給婆婆

所以,未來的競爭,不再是產品的競爭、不再是渠道的競爭,該怎麼找傳播小姐的工作內容是甚麼呢?
  羅葳的丈夫在一次車禍中遇險,將一家公司以及半身不遂的婆婆留給了羅葳。婆婆的體重足足有80公斤。羅葳長得很單薄,每次給婆婆翻身都要費盡九牛二虎之力,有幾次還差點閃了腰。在征得婆婆的同意后,羅葳請來了一個男保姆。
  俊朗的男保姆
  男保姆叫強子,二十歲,農村人,身材高大,濃眉大眼,挺勤快也挺能吃苦,無論是給婆婆倒尿壺、抱婆婆上輪椅還是陪婆婆聊天解悶,都做得認真細致。強子很懂禮貌,對羅葳和婆婆都彬彬有禮,閑暇的時候就一個人看書,從不在外說三道四。強子的出現減輕了羅葳的壓力,這讓羅葳更加思念死去的丈夫。怕婆婆見了傷心,羅葳從不在她眼前表現出來,總是一個人關在房里黯然傷神。
  那天婆婆在房里午睡,羅葳在臥室里打開了照相簿。望著相片上丈夫親切的笑容,羅葳忍不住哭出了聲。這時,一只手悄無聲息地伸到羅葳面前,上面攥著一張紙巾:“姐,擦擦眼淚吧。”羅葳抬起頭,看見強子那雙黑亮而真誠的眼里盛滿了擔憂:“姐,我早就知道你一個人在屋里哭。我知道你想大哥,可也不能太傷心了啊!姐,你前頭的路還長。”
  從那時起,羅葳便將工作中不順心的事告訴強子。強子總是靜靜地聽著,末了恰到好處地寬解她兩句。隨著心結的打開,羅葳對強子漸漸生���一種親人般的依賴。有時看著他洋溢著青春氣息的俊朗面孔,羅葳忍不住會想要是自己年輕十歲,或許也會被他迷住吧。
  與男保姆的第一次激情
  那時是夏天,人穿得又薄又少。夜深人靜時,羅葳總是情不自禁地想起強子健壯的身體,呼吸頓時急促起來。那天半夜,羅葳穿著薄薄的睡衣,拿著杯子去客廳倒水,不料正好碰上剛從浴室出來的強子。強子沒料到羅葳會在客廳,他只穿了條內褲。四目相對,短暫的尷尬過后,客廳里只剩下彼此急促的呼吸聲。那一晚,羅葳堅守了一年多的貞潔徹底崩潰了。
  強子走后,羅葳躺在凌亂的床上,忽然醒悟到自己做了什么,然后狠狠甩了自己兩耳光。
  第二天早上,一宿沒睡的羅葳走出臥室,找到強子,要求他把昨晚發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凈。強子黯淡著臉僵硬地點了點頭。
  表面上,羅葳和強子已恢復了“主仆”的關系。然而,強子漸漸消瘦了。看到他這樣,羅葳心里充滿了負罪感。
  辭退男保姆
  晚上,等婆婆睡了后,羅葳把強子拖進房間,心痛地撫摸著他的臉。原本只想安慰他一下,可手指剛觸到強子的臉,羅葳壓抑許久的激情便一觸即發。他們又滾到了床上……羅葳感到自己再也離不開他了。
  這一次之后,羅葳不再自責,不再忌諱。
  然而紙里包不住火,羅葳和強子的事,終于被婆婆發現了。婆婆痛心地對羅葳說:“你即使想找,也得找個身份相當的人正正當當地嫁了。你這樣我死了也沒臉見兒子啊!”婆婆哭得聲音嘶啞,一聲聲喚起了兒子的名字,聲音凄楚得讓羅葳要崩潰。羅葳痛哭流涕地答應婆婆,辭退強子。
  強子走的時候,深情地看了羅葳一眼,轉身離去。那一瞬,羅葳的心都快碎了。
  隱秘的激情
  婆婆開始托人給羅葳介紹對象,羅葳都黯然地拒絕了,在她心里,只有善良樸實的強子。
  一次,羅葳到朋友的公司去談點事。在那間大廈的門口,羅葳竟然看到了身穿保安服的強子!強子看到羅葳的時候,也愣住了,旋即淚水流了出來。一看到強子這樣,羅葳就心軟了。那天晚上,羅葳竟鬼使神差地帶著強子去開了鐘點房。
  激情一旦決堤,就再也堵不住漏洞。幾天后羅葳替強子租了間房子,從此她每天提前離開公司,到這個秘密的小巢中和強子相會,然后再回家。
  強子也不再干保安,他去了羅葳朋友的一家公司上班,并報了工商管理班的自考。羅葳希望假以時日,強子取得成就后,兩人就能堂堂正正地在一起。
  這段隱秘的激情一直持續了三年,羅葳很謹慎地避孕,同時也做得很周全,婆婆始終沒有懷疑過羅葳的行蹤。
  2004年7月15日下午,羅葳提前和一家公司簽了約,于是興沖沖地去了強子那里,和他纏綿了一下午。這時的強子已經成熟多了,更體貼關心人。臨走時,他堅持要送羅葳回家。羅葳拗不過他,想著婆婆這個時候該由保姆推著去公園散步,也就答應了。
  婆婆的兩封信
  到小區后,怕鄰居看見,羅葳和強子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樣禮貌地告別。上樓打開門后,婆婆推著輪椅從她的臥室“走”出來,盯著羅葳看了很久很久。
  那頓晚飯,羅葳吃得心事重重,她不知道婆婆是不是感覺到了什么。晚飯后,婆婆叫保姆先回鄉下
  保姆第二天一早就坐上了回鄉的車。
  下午,羅葳早早趕到家時,發現婆婆懸在床頭的尸體,羅葳驚叫著哭著喊著解下婆婆,可是太晚了,她的鼻孔已經沒有一絲氣息,身體也早就僵硬了。
  婆婆上吊自殺了。桌上靜靜地放著兩封遺書。一封是寫給眾人的,婆婆說她忍受不了癱瘓的痛楚和對兒子的思念,所以選擇離開人世,她只字不提羅葳和強子的事。羅葳又打開寫著她名字的那封……
  昨天下午,保姆家有親戚來,她沒有像往常一樣推婆婆出門。在闊大的陽臺上轉著輪椅呼吸新鮮空氣的婆婆,看到了羅葳和強子并行的身影……她說她沒臉壽終正寢見自己的兒子和丈夫,只能提前下去陪伴他們。
  婆婆下葬時,羅葳默默地流著淚,在她墳前瘋了般一次次地跪下磕頭。
  處理完這一切后,羅葳變賣了丈夫的公司,變賣了房子。直到離開,她也沒有再和強子聯系。強子和她的愛情就這樣遠去了。雖然他們都沒有錯,錯的只是命運。
酒店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