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七星魯王 第十章 影子

我開始還以爲他存心想嚇
我開始還以爲他存心想嚇唬我,可是看他的表情和他爲人,又不像是那種人。那悶油瓶不停地發出“咯咯”的聲音,又不見他嘴動,我們四個人看著他,那個寒啊,心說不至于吧,難道悶油瓶竟然是個無間道粽子?

  三叔看到看他表情這麽恐怖,壹把把潘子拉了出來。突然,悶油瓶不出聲了。墓室裏靜得壹點聲音也沒有,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有點不耐煩了,剛想問他怎麽回事,棺材板突然向上翻了壹下,開始劇烈地抖動起來。然後從石棺材裏發出來了陰森得讓人不寒而栗的聲音,那聲音和我爺爺筆記裏描寫的非常相似,真的好像是青蛙叫的聲音。

  大奎見狀,嚇得壹屁股坐地上了。我也腳壹軟,幾乎就要坐下去了。我三叔到底見過世面,雖然腳開始抖起來,但是竟然沒摔倒。

  那悶油瓶聽到聲音後,臉色非常難看,壹下子跪倒在地上,朝那棺材重重地咳了壹個頭。我們壹見,馬上學樣子,全部跪倒磕頭。那悶油瓶擡起頭來,又發出壹連串的怪聲,好像在念什麽咒語壹樣。三叔冷汗都出來了,輕聲說:“他該不是在和它說話吧?”

  那石棺終于穩定下來不抖動了,悶油瓶又磕了壹個頭,然後站了起來,對我們說:“我們天亮前必須離開這裏。”

  三叔擦了擦汗,問:“小哥,敢情您剛才那是在和這個粽子爺爺討價還價呢?”

  悶油瓶做了���不要問的手勢:“不要再碰這裏的任何東西了,這棺材裏的主極厲害,要是把這個放出來,大羅神仙也出不去。”

  潘子還不知好歹,笑著問:“我說這位小哥,妳剛才說的那門子外語呢?”

  悶油瓶也不去理他,指了指棺材後面那通道,說:“輕輕過去,千萬別碰到那棺材!”三叔定了定神,說實話,有這麽壹個人在邊上,我們膽子大了很多,于是收拾壹下家夥,三叔打頭,悶油瓶在最後,我們打開礦燈,直下到棺材後的地道裏去。大奎走過那棺材的時候背死死貼著牆壁,盡量保持距離,樣子非常好笑,但是我這個時候完全沒有笑話他的興趣了。

  這墓道是向下傾斜的,墓道兩邊都雕著銘文,還有壹些石刻,我看了壹下,也不懂什麽意思。其實我做拓本和古玩生意,對這些還是有壹定研究的,我能看懂幾個詞。

  但是我可以這麽說,就算我全都看明白這些字,因爲根本沒標點,要明白裏面的意思也非常困難。古人講話非常簡潔,而且非常有技巧,比如說,壹個:“然”,我記得壹個齊國的國君問他的軍師壹個問題,那軍師點頭壹笑,說:“然。”那國君就回去琢磨了半天想這個“然”到底是同意還是反對,結果就積勞成疾了,彌留之際就把自己考慮的答案和軍師說了,問軍師當時是不是這個意思,那軍師呵呵壹笑:“然。”那皇帝立馬就斷氣了。

  三叔走得很小心,每壹步都要走很長時間,礦燈的穿透力不是很強,前面黑漆漆的,後面也黑漆漆的,這種感覺和我們在水洞壹樣,我覺得非常的不舒服。走了大概有半個小時,地道開始向上,我們知道應該已經走完半程了,這個時候,我們看到了壹個盜洞,三叔不由壹驚,他最怕別人捷足先登了,忙過去查看。

  這盜洞肯定是不久前挖的,連土都比較新,我問三叔:“老頭子說,兩個星期前有幫人進了這個山谷,會不會是那幫人挖的?”

  “我看不出來,不過這洞挖得很匆忙,看樣子,不像是爲了進來而打的洞,倒像是爲了出去而打的!恐怕我們真的被人搶了先了。”

  “別泄氣,三爺,要是他們倒的好,肯定是從原路出去的,看樣子肯定出變故了。我看,寶貝怎麽也應該在。”潘子安慰道。

  三叔點點頭,那我們繼續走,既然有人替我們趟過雷了,我們也不需要這麽婆婆媽媽的了。

  我們加快了速度,又走了十五分鍾,我們到了壹處加粗的回廊,這壹段比我們來的那壹段寬了壹倍多,裝飾也考究了很多,看樣子到了主墓區了。這個回廊的底部,是壹扇巨大的玉門,非常的通透,而今已經大開,想必是有人從裏面打開的,那玉門的邊上,有兩個雕像,是兩個餓面鬼,壹個手裏拿著壹只鬼爪,壹個手裏舉著壹只印玺,渾身漆黑。

  三叔檢查了壹下玉門,發現上面的機關已經被破壞掉了,我們從門縫裏進去,裏面空間很大,而且壹片漆黑,礦燈的電源已經不足了,照不很透徹。

  但是我們已經大概可以看個梗概了,這應該就是主墓了,潘子拿他的礦燈壹掃,就叫了壹聲:“怎麽有這麽多棺材!”

  在沒有強光源的情況下,要看清楚這墓裏有什麽的確十分困難,我眼睛掃了壹下,果然墓室的中間擺著很多的石棺,而且壹眼就能看出,似乎是按照什麽次序排列的,並不是非常正規整齊的排列,墓室的上面是個畫滿了壁畫的大弘頂,四周都是正塊的石頭板,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。我把礦燈放到壹邊的地上,潘子把他手裏的那只也放到和我交叉的方向上,照了個大概,我們看到墓室邊上還有兩個耳室。

  三叔和我走到第壹個石棺邊上,打起火折子,那石棺和我們下盜洞時候看到的那只檔次完全不同,這壹只上面雕滿了銘文,我看了壹下,竟然能看懂壹部分!

  上面的文字,記述這了石棺裏主人的生平,原來,這墓主人是魯國的壹個諸侯,這個人,天生就有壹只鬼玺,能夠向地府借陰兵,所以戰無不克,被魯國公封爲魯殇王,有壹天,他突然求見魯國公,說,自己多年向地府借兵,現在地君有小鬼造反,必須回地府還地君的人情債(當然原句不是這樣寫的),希望魯國公能夠准他回地府複命。魯國公當時就准奏了,那魯殇王磕了個頭就坐化了。

  魯國公以爲他還會回來,就在這裏給他設了這個地宮,把他的屍體保存起來,希望他回來的時候能夠繼續爲他效命,雲雲,非常啰嗦。裏面還詳細描述他打的戰役,幾乎都有他鬼玺壹亮,地下就殺出大批陰兵掠走人的魂魄。潘子聽了我的解說,感歎:“這麽厲害,幸虧他死得早,要不然統壹六國的就是魯國了。”

  我大笑:“那可不壹定,古代人很會吹的,妳魯殇王會借陰兵,那齊國的誰誰誰還能借天兵呢,我記得還有能飛的將軍呢,山海經妳總看過吧。”

  “不管怎麽樣,總算知道我們在倒誰的鬥了,不過,這裏這麽多棺材,哪個才是他的?”潘子問。

  我又看了其他幾個棺材上的銘文,大都差不都,都是相同的內容,我們數了壹下,壹共有七口,正好是北鬥七星,七口棺材上沒有任何可以提示的記錄。正在我研究其他壹些我看不懂的銘文的時候,大奎在壹邊鬼叫道:“妳們看,這個石棺已經被人開過了。”

  我走過去壹看,果然,棺材板並不是完全和棺材密封的,而且棺材上有很多地方都有很新的撬杆撬過的痕迹。三叔從包裏取出我們的撬杆,壹點壹點,把那棺材板撬開,然後拿燈往裏壹照,潘子發出壹聲怪聲,看了看我們,壹連的迷惑:“怎麽裏面是個老外?”

  我們壹看,裏面果然是個老外,不僅是個老外,而且還非常新鮮,死了絕對不到壹個星期,潘子想伸手進去掏東西,那悶油瓶壹把抓住他的肩膀,看樣子用的力氣極大,疼得潘子壹咧嘴巴,“別動,正主在他下面!”

  我們仔細壹看,果然,那老外下面還有壹具屍體,看不清楚是什麽樣子,三叔掏出黑驢蹄子,說:“應該是個黑毛,先下手爲強。”

  這個時候,大奎在我身後拉了拉我的衣服,把我拉到壹邊。

  他平時頗爽快,我感覺奇怪,問他怎麽了,他指了指對面的牆上我們幾個被礦燈投射出來的影子,輕聲說:“妳看,這個是妳的影子,對吧?”

  我沒好氣道:“怎麽,現在連影子也怕了?”

  他的臉色不是很好,聽我這麽壹說,嘴巴也哆嗦了壹下,我心想,不會吧,真的怕到這種程度?他擺擺手,讓我別說話,然後又指著那些影子:“這個是我的,這個是潘子的,這個是三爺的,這個是小哥的,妳都看到了吧?加上妳的壹共是五個吧?”

  我點點頭,突然好像也發現了什麽,大奎咽了口唾沫,指���指不和我們在壹起的另壹個孤零零的影子,幾乎要哭出來地問:“那這個影子是誰的啊?”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